财经深观察丨科技与资本融合是大国崛起力量之源

文章正文
发布时间:2018-06-11 12:32

财经深观察丨科技与资本融合是大国崛起力量之源

2018-06-11 10:48来源:中国经济时报科技/基金/融资

原标题:财经深观察丨科技与资本融合是大国崛起力量之源

国家正在进行供给侧结构性改革,调整中的战略性新兴产业和现代制造业正在快速上升。但中兴“缺芯”之痛,反映出我国在核心技术上的短板。若没有技术创新的支持,中国的结构调整就会难以完成。创新是一个国家兴旺发达的不竭动力,关键领域的自主创新能力是一个国家和民族的发展之本、兴盛之源。大国重器的进步更需要资本来促进。

资料图片

■中国经济时报记者 刘慧

我国经济进入结构优化和动力转换的新常态,以创新驱动经济发展将长期成为推动力。而核心技术是国之重器,资本市场对于促进科技和资本的融合,其重要性不言而喻。

自2017年以来,创新型、科技型公司发行上市融资的步伐在加快,并购重组促进了产业技术升级和创新型企业发展。接受中国经济时报记者采访的人士表示,美国高科技企业支撑了经济的持续发展,劳动生产率远超出一般企业,上市的科技公司占比达到33%,而中国上市公司中金融类和房地产占比较多,贡献了大部分利润,经济需要逐步缓解运行中的失衡,资本市场应当有效地支撑新经济发展。

中国资本市场积极拥抱新经济

高盛曾发布一组数据:以2009年为标志,标普500指数涨了1倍多,美国五大科技公司FAAMG(脸谱、亚马逊、苹果、微软、谷歌)涨了10倍,亚洲五大科技股STTAB(三星、腾讯、台湾半导体、阿里巴巴、百度)涨了12倍,明显跑赢大盘。再看美国行业占市场的比例。19世纪上半叶,金融股和地产股占所有股票市场的90%。19世纪下半叶,铁路交通股票占股票市场的50%。20世纪上半叶,能源股和材料股占30%。进入21世纪,信息通讯技术股票(ICT)占比达到20%多。科技股占比世界资本市场的高点是2000年。

“实际上,美国经济较长时间的增长,背后是以信息技术为代表的新经济产业对经济的有力支撑。从20世纪70年代以来,美国造就了一批高科技龙头企业,支撑了美国经济的持续发展。拥抱新经济是当前我国资本市场发展的重要任务。”上海证券交易所副理事长张冬科日前表示,新经济要有新的科学技术因素,利用现代信息技术、人工智能技术、生命科学技术、新材料技术等,资本市场必须服从和服务于国家改革发展大局,适应创新驱动发展战略、军民融合发展战略,有效支撑新经济发展。

今年3月,国办转发了《中国证监会关于开展创新企业境内发行股票或存托凭证试点若干意见》的通知,试点在行业上主要集中于互联网、大数据、云计算、人工智能、软件和集成电路、高端装备制造、生物制药七个领城,已经达到相当规模的创新企业。

在张冬科看来,这项新政是坚持改革开放创新的产物,表明资本市场紧跟国家转型发展战略,支持新经济发展,这是重要的政策导向,向市场和社会发出了重要信号,中国资本市场是开放的,具有包容性的,是积极拥抱新经济的。通过此次试点将完善我国资本市场的制度建设。从发审制度到监管制度,再到退出制度、信息披露制度等,推动中国资本市场一系列的制度创新。

大国重器需要资本力量促进

早在2017年6月,上交所启动了“新蓝筹”行动,从以蓝筹为主的市场转向多层次具有包容性的新蓝筹。新蓝筹是新经济+有持续盈利能力的企业,大致分为三类,一类是传统产业优化升级企业,一类是新经济企业,一类是高新技术企业。既包括在风口上的物联网、大数据、云计算、人工智能、生物制药等“独角兽”企业,也包括航天、航空、航海、高铁、高端装备制造、芯片研发制造等国之重器企业。

“大国重器的进步需要资本的力量来促进,但越是涉及到大国重器,不是单靠某一家国有企业或民营企业去投入,很多时候是国家意志或是大国发展的命脉所决定。”DaoCloud联合创始人陈齐彦对记者表示,现在有大量社会资源沉淀到国家主导的项目和科研中去,但最终这些技术要转化成生产力,靠原来的体系是有困难的。面向产业有个实质性问题是解决主体人的主观能动性,不仅仅是梦想,还有个人的利益诉求。如果可以结合好,国家意志和企业家意志、和社会创新之间就可以产生真正的联动效应。

美国富达投资中国前总裁杨晓冬告诉记者,大国重器的发展应该建立起政府、研究机构、企业的“金三角生态”。其实美国的金三角蛮好,比如国家航空航天局(NASA),很多项目都是直接给学校,学校研究好之后再应用到企业。美国政府在税收方面给企业和学校很多的补助。未来中国也可以建立起新的生态,希望能在三个方面提供这种土壤。其一,在税收方面,对科研、高科技各方面提供土壤。其二,加强知识产权保护。其三,真正把资金通过基金等形式给到创业者,而不是给很多大学教授,由基金去发现那些想改变世界、想改变人类命运的人。

杨晓冬发现,美国波士顿又重新兴起了,因为周围的学校和体系的关系,培养出一批在人工智能、无人驾驶领域新的创业者。“无论是硅谷也好,还是128公路高新技术区也好,我们都需要新一代的技术和创新土壤培养出新的创新红人。”

花旗集团风险分析部总监杨立功对记者表示,高端制造的推动力来自于资本方,还有国家的产业基金。“只要我们国家有人在不断努力,不断投入资本,就像马拉松赛跑一样,无论前面的人多快,只要努力一定会追上。估计大概需要五年时间,我们在芯片领域会有所突破,总体来说还是偏乐观的。”

科技创新始于技术,成于资本

《中国制造2025》提出,要以加快新一代信息技术与制造业深度融合为主线,以推进智能制造为主攻方向,以新一代信息技术为代表的高精尖产业已成为我国建设科技强国、制造强国的关键动力。创新资本生态圈、发展多层次资本市场显得更加紧迫。

深圳证券交易所副总经理李辉表示,科技创新始于技术,成于资本。高精尖产业具有高成长、高风险的特点,单靠自我积累和间接融资很难满足发展需要。资本市场已建立起较完善的风险共担、利益共享的制度机制,具有很好的风险识别和风险代偿功能,有利于激发微观主体创新活力。深交所将多渠道提高直接融资比重,支持高精尖企业通过IPO、再融资等方式借助资本力量做大做强,引导高精尖企业充分利用公司债,特别是“双创”债、可续期债及资产证券化产品等固定收益创新工具,不断丰富筹资形式,拓宽融资渠道。

与此同时,深交所将推动上市公司并购重组,推进以产业整合为重点的市场化并购,引导一批创新能力强、发展前景广、契合国家发展战略的高精尖企业,通过并购重组登陆资本市场,同时净化市场环境。“我们将提供服务新经济的能力,推动并全力配合创新企业境内发行股票或存托凭证试点,不断完善制度供给,把深交所打造成中国新经济的主场。全面打造创新资本生态圈,围绕产能对接服务,不断拓展和深化与国家部委、地方政府、中介机构和投资机构的合作。”李辉如此说。

中证金融研究院副院长马险峰表示,高精尖企业是技术与资本、人力资源与金融资源有效结合的平台,其发展周期较短、市场竞争激烈,在创业期、成长期和成熟期的不同阶段,企业融资需求各不相同,需要多层次资本市场的融资服务。实践表明,以科技产业风险投资和资本市场共同推动形成的筛选机制,不断推动尖端技术或者是产品的诞生,对于提高国家自主创新能力、培育经济增长新动力发挥了作用。

在马险峰看来,高精尖企业应该更好地运用好资本市场的发展平台,各层次资产服务的对象是有区别的,门槛相对比较高,覆盖面各有不同。这些市场板块和金融产品包括私募股权基金、新三板市场、创业板、中小板、私募公司债、小公司债、大公司债以及创新创业债和绿色债,广大高精尖企业可根据自身的需要和条件,选择适合的融资工具进行融资,利用资本市场发展壮大。

旦恩资本创始合伙人凌代鸿告诉记者,富士康6月8日回归A股,这件事表达了一个信号,中国对硬科技的极端渴求。CDR一旦在中国发行,对中国A股市场会产生巨大的影响,特别是创业板分化得会更厉害,强的更强,弱的更弱。再过20年,科技创新领域一定会有很多公司出现,会进入到无人区创新。所谓无人区创新,是指此前从没有过的创新,需要对教育体系、基础研究,对整个中国市场、知识产权等,都要全方位重新思考。

与此同时,透过监管层最近的种种举措,也可以发现,监管当局希望增强资本市场包容性和竞争力,为资本市场支持创新驱动发展搭建制度框架,支持企业充分利用境内外资本市场实现自身发展。

资料链接

中国证监会保持新股发行常态化,支持创新型企业发行上市融资,完善IPO监管标准和上市公司再融资制度,加大支持科技创新企业力度。2017年以来,有246家战略性新兴产业企业实现IPO,占新上市企业家数的50%,融资金额1157亿元,覆盖新一代信息技术、高端装备制造、新能源、生物医药等关键领域。

资本市场并购重组促进了产业技术升级和创新型企业做强做优做大。2017年以来,战略性新兴产业上市公司发生并购交易金额6370亿元,占全市场并购总额的24%。境内上市公司完成跨境并购188单,涉及交易金额2536亿元。

证监会还支持科技创新企业多渠道股权融资。截至2018年5月底,新三板挂牌的高新技术企业共7214家,占挂牌公司数量的64%。目前以科技创新等领域为主要投资方向的公募基金产品发行约700亿元。支持创新创业企业拓宽债券融资渠道。2017年以来,高新技术企业发行公司债券募资763亿元。推出创新创业公司债,支持设置转股条款,目前有29家企业发行“双创”债,激发社会资本投向科技创新领域。发展资产证券化,科技创新型企业融资610亿元。

随着多层次资本市场的不断丰富完善,特别是创业板、新三板的推出,我国私募股权投资基金行业快速发展。截至目前,全国登记的私募股权投资基金和创业投资基金管理人约1.4万家,管理基金规模7.8万亿元。私募股权投资基金已发展成为多层次资本市场的一支重要力量,特别是对于促进长期资本形成、支持创新创业具有不可替代的重要作用。

为科创企业插上腾飞的翅膀

资料图片

■中国经济时报记者 刘慧

我国经济迈向高质量发展阶段,科技型和创新型企业无疑迎来了新的发展机遇。资本如何支持高精尖产业的发展?作为参与者,中关村发展集团总经理宣鸿、鼎兴量子合伙人吴叶楠、北京金融资产交易所董事长王乃祥、歌斐资产创始合伙人殷哲,虽关注点不同,却有共识:为科创企业提供更多支持。

中关村发展集团是北京市为建设中关村国家自主创新示范区而成立的市场化平台。宣鸿认为,高精尖的高字,高水平、高收益、高质量意味着难度也大。大家经常说,科技成果转化有一个“死亡谷”,这时候就要设计一些产品来介入。“我们总共有102只基金,接近800亿元的基金,一般都介入早期阶段。”他举了芯片产业的例子,往前提升一代要投100亿美元。中关村发展集团有300亿元北京市集成电路基金,收益周期非常长。

吴叶楠向记者分析了几类集成电路公司:IDM型公司盈利能力最强,自己有设计,有工厂生产,比如英特尔和三星。还有Fabless型公司,比如ARM、NVIDIA和高通等。有一类是Fab-Lite,比如英飞凌。最后一类是Foundry,比如台积电和台联电、格罗方德、中芯国际。

“我国在数字电路部分和美国差距不那么大,差距主要在制程上。在晶圆厂的工艺上,国内中芯国际刚完成28纳米工艺量产,国外已经尝试7纳米了,10纳米很成熟。这一块投资只能靠国家队,投入太大,每年都是百亿元级别。国家集成电路产业大基金3年投了800多亿元人民币,英特尔公司1年的研发投入就超过120亿美元。制程工艺对我们的制约很大,始终比国外差两到三代。”吴叶楠称,我国完全自主设计的CPU,在具体应用上已经接近英特尔大部分的性能水平。跟国外差距大且无法替代的主要是模拟芯片,通讯领域里,模拟芯片用得非常多,还有声光电,大量需要模拟元器件。模拟元器件美国著名的公司是德州ADI,垄断大部分市场,这一块比较难找到替代品。

中关村发展集团就有基金是为难度大的产业而准备。宣鸿告诉记者,我们有政府引导基金,还有产业发展基金,专门支持集成电路这些产业。中关村管委会围绕北斗就有一只转化基金,围绕一个核心企业来建立一个产业发展的生态。每年给企业通过债权融资服务提供接近1000亿元规模的支持,包括担保、小贷、租赁等。与此同时,还在全世界很多城市设立了创新中心,让企业的研发中心搬到国外去,再把好的技术引导回来。“如果多层次的资本市场越来越完善和创新,将来的服务能力就越强,也能看到很多机会和空间。”

王乃祥表示,金融资产交易是多层次资本市场的一部分,北京金融资产交易所是2010年成立的全国第一家运营的金融资产交易所,2015年的交易数据是2.73万亿元,2016年是5.26万亿元,2017年是4.43万亿元,截至2018年4月底,交易量超过了2万亿元。目前形成了“一体两翼”的发展格局,“一体”,是成为中国银行间债券市场的基础设施,债券的发行、布局、建档都在这里进行。“两翼”,一翼是财政部指定的国有金融资产交易平台,另一翼是与各大金融机构合作创新的非标准化、类标准化或是标准化的金融产品。

他举个例子,在债权融资计划方面,我们为北京地区的企业融资达到7.1万亿元,在全国各省区市名列第一,占比达到14.84%。“在过去几年的发展中,高精尖产业的发展大多数金融机构以支持大型企业为主,对于中小企业或是轻资产的高精尖企业,力度仍然有待加强。”王乃祥表示。

中国的技术创新需要机构能提供相应的服务,现如今关注哪些行业呢?殷哲表示,在投资的项目中,智能硬件行业,包括大数据行业、移动医疗行业、机器学习行业等都是关注点。过去的话,只是关注商业模式的创新,现在更多关注背后的技术和产品,能有多深的深度来决定企业未来能发展多快。而且,产业资本开始逐渐加大其投资属性。除了百度、腾讯、阿里以外,京东、美团等参与的市场上的创业投资和早期投资项目非常普遍,这一点在相当长的时间会得到延续。

主 编丨毛晶慧 编 辑丨蒋帅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文章评论
—— 标签 ——
首页
评论
分享
Top